濯雪15(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实际上慕皑是被裴濯心打昏的。慕皑执意要一起走裴濯心无奈出此下策,他不能将慕皑置于危险之中。裴濯心已安排好后日就让进昆带慕皑出城。齐珞的话他是万万不信的,估计前脚出征后脚就会来寻人。
  进昆用药剂放在慕皑鼻下,慕皑瞬间清醒过来。
  她思考了一阵缓缓开口道:“他是不是走了。”
  进昆沉默不语,随后听见了慕皑地抽泣声。
  “慕姑娘,您不可过度悲伤啊,主子不会想看见您这样的。而且主子已经安排好了,咱们需要现在就启程离开都城。”
  “呵,都安排好了......”慕皑觉得自己真的可悲到极致了,以为自己余生真的会和裴濯心相伴到老。
  “慕姑娘细软已经收拾好了我们走吧。”进昆心里着急很,裴濯心临走前再叁叮嘱不要放人进府。几番下来他也猜出来了事情原委,早些年他就听过传闻慕家长女与太子青梅竹马就要等太子及笄便可完婚,可中间出了变数慕皑随父去了边疆这一耽搁就是好多年,回到皇城已经物是人非。
  想来如今能趁裴濯心一走就来掳人的只有当今圣上了。如若真的来人,那可就不好走了。
  慕皑突然想到什么,揪住进昆的衣领盯着他:“裴濯心为何要我独自离城?他进宫到底为了什么事!”慕皑目眦尽裂,她早该想到的裴濯心进宫无非是受了皇上的传召。齐珞说了什么她用手指头想都能想明白。
  慕皑气急觉得胸中憋闷竟生生呕出血来,进昆大骇就要来扶可此刻慕皑的理智已被愤怒烧没了,推开进昆直接冲了出去。一批黄骠马在门口那本是裴濯心的,可他留给了慕皑以便她能更快出城。慕皑跨上马使劲一夹马腹奔驰而去。
  一路直奔皇宫,宫门的守卫看见昔日女将军气势汹汹骑马狂奔一时间都懵了。还没来得及阻拦慕皑就骑马进了宫门。守卫反应过来赶紧吹响警报。
  慕皑径直到了勤政殿,翻身下马就要闯进去。两边侍卫连忙上前阻拦将慕皑死死抓住,她挣扎不得。
  “民女求见皇帝陛下!”慕皑喊出声身体还在挣扎,可两边侍卫如同铁人一般将她钳住动一下都费劲。
  齐珞在殿内听到慕皑的声音恍若隔世,急匆匆出来就见到这么一幕。
  “是你......是你派他去的是你逼他的!”慕皑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再也忍不住,对着齐珞哭喊出来。齐珞让所有人都出去,慕皑离了钳制就叁步并两步的走到齐珞面前。
  “是不是你,你说话啊。”慕皑此刻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为什么每当自己有一丝美满生活他就要来破坏。
  齐珞抹了抹慕皑脸上的泪触手一片冰凉。慕皑拍开他的手,死死的盯着他。
  “你何时为我这么哭过?我愿意给你最好的,可你从没有接纳过我。慕皑,我又何时有过一丝怨言。我才是和你朝夕相处的,他根本不配。”
  慕皑浑身泄了气一般瘫坐在地上,齐珞吓了一跳以为是慕皑急火攻心身子受不了了,刚想叫太医就听见慕皑语气恳求的说着他最痛恨的话。
  “琢玉,我求你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你收回出征指令吧。”
  这是真把齐珞激到了,慕皑亲密的叫着自己的字,可也是为了另一个男人求情。
  “好好好,果真是太惯着你了。你也听清楚了。慕皑,朕不会撤回旨意,边疆战乱他裴家本应为北胤出战。朕有何理由叫他回来?”
  慕皑绝望了。她知道此事已经成为定局,一切只能听天由命。慕皑释然了,略显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从裴府一路疾驰过来又是愤怒至极已经消耗了她太多气力。
  她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殿外,又想到什么回头对齐珞说:“琢玉,你的恩情慕皑记在心间。恭祝陛下功成愿遂。”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